Showing: 1 - 2 of 2 RESULTS
游记

游记丨在新奥尔良和朋友告别

写于2021/12/23左右

2018年的夏天,朋友小王告诉我,她要离开美国了。收到消息,我们曾经一起念研院的几个朋友决定在她走前聚一聚。大家都还没有去过新奥尔良,机票和住宿也都非常便宜,于是我们就约在了这个非常有特色的南方城市。

晚上到了机场,和小王碰了头,一起打车去酒店。空气里是夏日的湿热,仿佛回到了武汉。酒店就在French Quarter,去周围的景点都很方便,周围有很多餐馆,可能是因为餐馆太多,到了早晨餐馆做清洁时,街道就显得有点油腻腻的。

第一天上午,我和小王去附近的Rubby Slipper Cafe吃了Brunch,餐厅很受欢迎,排了一小会儿队才有位置,我忘了自己点了什么菜,总之分量很足,我吃得撑撑的。饭后我俩沿着街道边散步边消食,看到好看的建筑就停下来拍拍照,标准的游客风格。一路上的建筑色彩鲜明,什么颜色的都有,一条街过去到了博物馆去,我俩去了二战博物馆。本人没有文化,不懂历史,只知道二战发生的大致时间段,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太知道,进博物馆补了一下历史,知道了大致的时间线,以及几大战场。不过这篇日记是出游三年半之后写的,博物馆里学的那点儿二战的知识我又都忘光了。

出了博物馆我俩在馆内大厅拍照,跟美国大旗子拍完又跟罗斯福雕像拍,拍够以后,我俩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晃荡,晃到了一条传统与现代交界的街上,一边是当代风格的高楼大厦,一边是传统带镂花铁栏杆的老楼,在一个岔道口还看到了一个大型白色圆盘型体育馆,飓风的时候灾民好像就临时住在那儿。晃回到酒店又该吃晚饭了,这时小章和小汤也到了。之前常聚的五人到了四人,小花回国了来不了,我们四人碰头后,在酒店附近找了家很受欢迎的餐馆Acme吃海鲜,因为在备孕中我不能吃生蚝,也就没尝鲜,用黄油烤熟了的牡蛎也依旧好吃。

和朋友重聚是件高兴的事,但我却有些焦虑,因为我不确定那段时间是不是怀孕了。大家知道后都很兴奋,说要去买验孕棒,然后买酒回来晚上开验孕趴体。那天白天非常热,我们一起吃了brunch,饭后在街上游荡,走马观花看路边的一些店子,最后去了密西西比河附近的博物馆,里面是关于2005年飓风的展览。我急着找洗手间,在河边的一家餐馆借用了卫生间,舒了一口气,没怀孕!还可以再多浪荡几个月。

实在太热了,大家逛得人都蔫了,进一家店喝了点冰饮,然后集体回酒店睡大觉。睡觉起来点了外卖,大家一起啃小龙虾和玉米,辣得够味。那天我们聊了些啥我也不太记得了,提了一些未来的生活,对钱的看法什么的。到了晚上,去了小汤找的一家在CBD的中高端餐馆吃了顿。

最后一天大家都要回去了,我的航班在中午,那天我很早就醒了,在窗前看到了远处的日出。七点多我独自出门,坐着古老的电车去了花园区,那里以前是个种植园,有很多特色老建筑,我沿着街道东逛西逛,还逛进了一处墓园,因为是早晨,墓园里特别安静,我一个人在里面还觉得有点瘆人。这个花园区很明显已经士绅化了,新奥尔良那么多非裔人群,我在这个花园区看到的却寥寥。拍够了照片我回到了酒店,几个朋友才刚起床,收拾了就准备去机场。大家就此告别。

那年的后来,小王去了新加坡,和恋人终于不再异地,结婚了;小章继续念博士,后来念完回国了;小汤和四月才结婚的爱人一起迁居加拿大;我回到博士项目里继续苟延馋喘,怀孕当了妈妈,博士退了学,留在了美国的小城市。自上次的一别,再加上疫情,我们再也没有重聚过,仅仅是通过微信聊过几次视频。

我们的生活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行不再那么容易,家里有孩子牵着,外面有病毒挡着,那些自由自在的日子在和朋友告别后也慢慢没有了。

明天我又要去新奥尔良,这次是和伴侣和孩子,体验一定会很不一样,希望这次不要拖三年才写日记。

游记

游记丨Grampians National Park三日游

出游时间:3/29-3/31, 2021

托公婆的福,赶在复活节周末假期高峰之前,我们去了维州西北部的国家公园Grampians National Park。周一一大早我六点多就起来了,练了钢琴做了下锻炼,收拾完最后一点东西,用胃清空了冰箱里剩的一点食物,原定八点半出发,最后八点五十启动。

车程四个多小时,车太小,全家挤着坐四个小时太难受,公公一早自己坐火车去国家公园附近的小城Ararat。车开出墨尔本市区,开出跨海大桥后,城市的痕迹慢慢没了,公路两边是大片的牧场,成群的绵羊和奶牛安静地埋头啃草。大片平地中间有些树点缀,远处有起伏的小山丘,给平缓的天际线添了些弧线。

开了两个多小时到小城Ararat和公公接头,短暂休息,活动了下手脚,安抚了小孩,于是继续出发。公路两边有很多桉树,两边的树冠相接,形成一条树隧道,遮掉了大太阳。下午快两点时到了Halls Gap旁边一个度假村,安置好了小孩睡午觉。等她起床后,我们扛着她,去镇中心的游客中心了解了步道信息,挑了一条两公里多容易的路线,去看Venus Bath。

尽管这是个国家公园,但规模并不像美国西部的那些国家公园那样大。可能是地貌和地形的差别,这个国家公园的山都被绿树覆盖,不像美国西部的那些光秃秃的山头。山脚的入口有不少野生动物,一群袋鼠在树林间,远处还有几头鹿,鸟就更多了,cockatoo成群地飞来飞去,呱呱地叫,山林的灌木里藏着不少小型鸟类,我时不时停下,用望远镜观察一下。步道起伏并不大,背着孩子走,一开始有点儿喘,很快进入状态就没事了。没走多久,踏过溪上一座小桥就到了Venus Bath。这个名字取得特别且合适,步道的尽头是平缓而光秃的一片红色岩石,是山体的一部分,岩石上有大大小小的盆状凹陷,山上的水流进来,看着就像一个个浴池。

水在岩石上流淌,小孩爱玩水,我们托着她,让她把脚放进水流,水流下的岩石表面很滑,我们小心翼翼地,担心她滑倒被水冲走。她玩水玩得开心极了,咯咯笑。公公也脱了鞋子,爬上一个大水池上的一根枯树干,把脚放进去泡了起来,后来喊了婆婆一起。玩了半小时的样子,天色暗了些,我们收拾好孩子,给她换了尿布,扛着她往回走到了山脚下的植物园,在那里又让孩子撒欢玩了一会儿。他们几个看着孩子,给了我一点儿自由活动时间,我在园子里转悠观鸟,看到很多fairywren,在灌木和草地上快速跳动,一靠近它们就跑了。

有了小孩后一切安排都围绕着她的作息。晚上六点多我们就回到家安排她睡觉。累了一天我们也早早躺下,八点多就睡了。

第二天上午公婆留下住所看孩子,我俩八点多出发,在镇上的烘焙店买了点吃的,从Halls Gap出发去山顶,走的是一条3.4公里的步道,前面一大部分都在树林间不断上台阶,有的地方台阶很陡,走了一个多小时出了一身汗,膝盖沙沙响,仍然没有到山顶,大部分时候在林间,不太能看到山的全貌。后来台阶做成的步道不见了,我们跟着岩石上贴着的橙色和黄色的指向标在岩石阵上走,这时已经能看到周边山的样子,在山脚下的时候以为只有一小片山,接近山顶时才发现山绵延不绝一大片,山间有个湖,在阳光下泛着蓝色。在山顶的观景台的岩石上坐下吃了点儿东西,旁边的黑色大鸟立马靠近我们,盯着我们手中的食物。担心它飞上来啄我们,我让家属向远处丢了几粒坚果引开它。

在山顶补充了能量且看够了风景,我俩便开始往回走。下山有几条路,我俩问了路遇的另一对游客,选了一条容易的步道,通往半山腰的Sundail Carpark。步道非常平缓,不像上山的那条陡坡很多。路上还碰到一只袋鼠堵在那儿,半个身子立在旁边的树林里观望行人,我们保持距离和袋鼠对视,袋鼠犹豫了一会儿横穿过步道钻进了另一侧的林子。在自然间徒步,最大的惊喜就是这些野生动物了。

上山用了两小时,而下山只用了大概四十分钟。出行在外没时间正儿八经地锻炼,爬山徒步就当是完成了今日的运动量吧!

最后一天没有太多安排,我们开着车去了几个观景台,不用走太多路。早晨车子开在被密林环绕的山路上,远处的山隐在一层薄雾之中,薄云挡不住九点的太阳光,整个山间是一片银光。在另一个观景点,在步道上走时,我们听见远处一群kukaburoo独特的叫声,像在聚众大笑。最后离开前开去了山间的那个叫Bellfield的湖,从远处开很美,靠近时才发现它有点荒芜,湖岸边光秃秃的没有太多植被, 沙石地面裸露着。水边和水中有很多枯树,光秃秃随机站立,像是大自然设下的某种艺术装置。我俩沿着湖边走了一会儿,岸边的淤泥味道不太好闻,走了一会儿我们就回到湖岸附近的林子里。地上有很多cockatoo的鸟毛,我拾起一片,然后松开手,说“fly away,” 轻盈的毛就飘在空中呢飞走了,我就这么用鸟毛逗小孩玩都玩了好一会儿。

玩够了,在外面呆了三天也累了,该回家休整一下了。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