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1 - 10 of 19 RESULTS
日常

日常丨一个夏日

周四一早孩子被她爸爸送去了nanny那儿,我睡到九点半才醒,醒来懒洋洋的,洗了个澡,去了趟Trader Joe’s。我俩分别约了朋友一起午饭,在校园附近,于是一同步行往学校走。

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穿过校园是什么时候,可能有一年多了,疫情外加离开系里,也没有什么去学校的理由。经过学校主道,不少地方都在修建,冒出了好几栋新楼。

街上的人比我想象得多,大部分是学生,很少有人戴口罩了,大家打完疫苗后会放松一阵子,对病毒也没那么警惕。经过系楼瞄了两眼,没什么动静,不知谁在里面,与我也没有太大关系了。

天有点热,和约见的朋友同一时间到了碰头点,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吃石锅鱼,走进那家中餐馆,里面顾客寥寥,有点热,好像没开空调,立马出门换了另一家中餐馆,两人点了一鱼一肉一青菜,慢慢吃着聊着,朋友说对学界也很幻灭,觉得教授终身制这个体制选拔过于严苛,压力大,然后又提到跟导师的合作关系,说是也不怎么样。朋友这么说我倒是有点吃惊,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他很踏实,跟导师好像也相处得不错,非常适合做学术。在学术圈里的人,可能在某个时刻都会幻灭一下吧。聊完学术生活又聊了些个人生活近况的东东西西。

吃饱了走在路上继续聊,在商业主街发现不少新店,多了一家亚超,一家兰州拉面馆,一家亚洲糕点店,疫情之下是不是只有亚洲店还坚挺不倒?进去买了一个奶油蛋糕卷,心想我盼了那么久的亚洲糕点店总算是有了一家。

太阳很大,我俩沿着湖边的林子继续散步,湖边人很多,一切仿佛恢复了正常。我很久没来湖边散步,有些想念。走累了该回家了,到处在修有点失了方向,老体育馆拆了,对面的停车场也拆了,不知道这两块大空地上会建什么。在这儿已经六个年头有余,每年事物都在变化,然而处在其中却难觉察,但一回头隔着六年望去,发现那时的朋友们早已飞到四处,联系也寥寥,当时的我怀着的一些希望和一些理想也被现实击散了。

我留在了这儿,旧友们走了,我的生活还是要继续,要走出去,认识新的人,结交新的朋友,重塑新的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在这样一个夏日里去校园走一遭,心中生出了些难以捕捉的情绪,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那就先这样吧。

日常

日常丨一场追思会

和Q君仅有短暂的交集,那时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因为共同的朋友见过几面。后来他去了另一个城市工作生活,常在朋友圈更新一些生活片段,不常刷朋友圈的我,对他的生活只知一些皮毛。

上周得知Q君去世的消息,十分震惊。向共同认识的朋友确认后,才知道他在2020年初确诊,一年多的治疗里,曾有好转,但后来又恶化,最终不治。

共同的朋友邀请我参加了Q君线上的追思会。

线上追思会的房间里来了一百多人,有他父母的亲朋,他的同学朋友。等人到齐的间隙,屏幕上展示着他生前的一些留影,以及他四处出行留下的摄影作品。

人来得差不多了,电脑屏幕的一个个小格子里,大家的表情十分凝重。追思会的现场部分,来宾安静地坐着,他的父母坐在一边,背景里是他钟爱的钢琴,上面盖着黑布,钢琴上放着两束花。我记得这家琴他才买没多久,追思会时从他母亲那里了解到,他因为化疗双臂发麻,所以也没什么机会弹这琴。

两个多小时的追思会里,我从Q君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的分享里,知道了他更多成长和生活的细节,大家用美好的字眼描述这他,善良,开朗,乐观,坚强,优秀,上进,懂事,爱思考等等。我知道了他姓名的由来,看到了他小时候的照片,和家人在一起的点滴,求学工作中的片段,他打球,写字,写诗,弹琴,钻研音乐和摄影,深夜对着天花板唱歌,这是多么丰富的一个人。同时也了解到了他生命最后一段时间的故事,肚子疼以为是消化道出了问题去检查,却被告知是另一个器官的癌症晚期,确诊后积极配合治疗,稍有好转的时候抓紧时间陪父母出游,摆弄他喜爱的摄影和钢琴。同时我看到了他生命最后一段时间里身体的巨变,整个人消瘦不已,化疗之后没了头发和眉毛,面相都变了。命运待他实在太不公了,让他承受这样大的病痛,早早消逝,但听了大家的分享又觉得他没白来人世一趟,有亲情围绕,有丰富的人生体验。

主持人最后问还有没有人要分享,我有那么一点点冲动,想要说两句,但最后没有说。我感受到的A君和大家说的有所不同,大家描述的那一面是真实的,我相信我所看到的也是真实的。我记得的是他看到喜欢的人时眼中泛着的光和脸上的羞涩,是他那些看起来有些疯癫的文字后藏着的类似艺术家和哲学家的那种孤独。虽然他好像拥有了一切,殷实的家境,充满爱的父母,非常好的工作,丰富的业余生活,但他似乎一直在追寻一样东西,也许是人生的真谛,也许是知己,也许是别的什么,然而上天给他的时间太短,希望他在天堂里能够找到,不再孤独。

A君的母亲做了最后的发言,她说A君的出生给他们带来了无比的快乐,看得出他们真的是很爱孩子的父母。她过程中多次流泪,无不让人动容,我在屏幕前也跟着哭起来,为Q君哭,也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他父母哭,如今我也是位母亲,没有什么比失去孩子更令母亲心痛的了。

人走了,大家对他的记忆还在,A君是个很特别的人,大家应该会一直记得他。

Rest in peace, Q!

日常

日常丨两个逝去的年轻人

有两个年轻人离世了,一个不到30岁,另一个30刚出头,为他们感到惋惜。

我和第一位其实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在同一个网络小组里,曾看到过她在组里发的对生活感到气馁的帖子,五月底时,看到一个友邻转了她一条轻生的广播,转发评论是”RIP”, 点开看下面的评论,看到她线下的朋友回复确认她已经离世。我睡前转了这条她生前最后一条广播,去看了她在网上留下的一些足迹,试图拼凑出一点什么。

感觉她是个很爱读书也很爱思考的人,某篇日记里她谈到对能动性的看法,提到了对资本主义的反抗。她是个从小城走出去的姑娘,硕士念了名校,去香港念文科博士,没念下去退学了,在大城市找工作不顺利,最后回到了家乡小城的学校工作。作为旁观者,我没法知道这其中的具体的纠结和绝望,是什么让她陷入了死胡同?让她丧失了活着的希望?

她的个人主页里有她一张照片,穿着学士服,看着那样年轻,本来后面的人生路还有很长,但她却看不到前路,选择了结束。第二天早晨我发现原广播及转发已经被平台删除。

平台能删掉她最后的广播,却删不掉网友们对她的记忆,我看到不少网友给她留了言,有的把最后广播下的评论截了屏。姑娘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堂不再忧愁。

后续:这两天逛小组,又点开了之前这位姑娘发的帖子,下面有人说姑娘还活着,我点开她的主页,发现6月14号她发了一条“无良媒体都滚开”的广播,所以她还活着,太好了。

我和第二位离世的年轻人不算特别熟,但生活中有过短暂的交集。那时他才二十四五岁,和同学的一次小型聚会上见到了他。那天我的室友喝得小醉,拉起了小提琴,他看着她,眼里闪着光,后来有次他约我室友一起在校园闲逛,室友硬拉上我一起,我还记得他言谈间的羞涩。

这场追求没有结果,后来他去了西岸的城市,我有他的微信,他常发很长的朋友圈,虽然做着技术类的工种,骨子里却很有文艺情调,喜欢下厨,常弹钢琴,发外出摄影采风的图片,又或是一些对生活和人生的哲思。我微信用得不多,有几次因为他朋友圈发了我比较感兴趣的话题还私下聊过一些。2017年我去西边城市玩,跟之前的同学见面吃饭,同学也叫上了他。再后来2020年9月,同学弄了次视频聊天,几个从前认识的人聊了聊,他也在。前几天同学告诉我,那次聊天时他已经确诊,戴着帽子,但没有告诉大家。

上个周五的晚上我刷着朋友圈,看到他的朋友圈更新,是他的父母告知他过世的消息,一开始我还有点怀疑,以为是他弄出来的恶作剧,问了和他一个城市的同学后才知道是真的。回头再细看他过去一年的朋友圈才看出征兆,比如他说2020年对他来说来特别了,比如他写“必须为了爱他的人活下去”,比如他照片里明显的消瘦。其实之前看到他发的那些似乎有深意的朋友圈,我是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但因为跟他也不算是特别熟,所以也没上前问。

癌症竟然能如此快速地夺去一个人的生命,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一个鲜活的人就消亡了。过去的几个晚上,不知为何,我总是想到他,他是那样特别的一个人。

看到第一个年轻人离世时,我想到了自己,因为我也曾有过她的困境,那天我很难受,哭了一会儿。看到第二个年轻人离世时,我想到的是人生和生命,命运那样深不可测,人生还没展开,死神却已经来敲门,他还没来得及去爱,还没来得及看更多的风景,还没来得及在才买没多久的新钢琴上弹上几曲,一团疯狂繁殖的细胞就已经将他带走。

过去的五年里,身边离世的人很多,我已进入频频和死亡打交道的中年,但逝去的这两位,他们太年轻了,太年轻了。

日常

日常丨回归

凌晨四点把熟睡的孩子从床上抱起来,要去机场了。

一家三口从墨尔本飞悉尼,从悉尼飞旧金山,从旧金山飞芝加哥,又从芝加哥飞到小城,在旧金山飞芝加哥的航班上,孩子累得失控大哭,怎么哄都哄不住,我也急得掉了眼泪。一路折腾了三十多个小时,终于在小城机场落地了,取行李发现航空公司弄丢了一件,沟通交涉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傍晚七点多时终于坐上车往家开。

空气里夹着湿气,是夏夜炎热的味道,耳边是远处沼泽地里熟悉的红翅黑鸟的叫声,澳洲的凤冠鹦鹉的聒噪喊声已经留在了十几个小时的时差之外。

不知道五个月都没人住的房子会变成什么样?

到家了,推开后院的门,院子里杂草丛生,地面上还留着去年秋冬的凋零残叶。薄荷在园子里毫无束缚地疯长,占了很大一片地;葱在角落里长得粗壮,开了一簇簇球状的花,去年自己育苗长出来细细的韭菜现在也茂盛了起来。推开房子的后门进家里,屋子里很久没住人,空气仿佛停滞了,不流动的空气带着陈旧的气息,家具上落了一层灰,在屋里转了一圈,身上挂了几根蛛丝,要是在澳洲再多呆一段时间,家里可能就要变成盘丝洞了。

离开了五个月再回来,仿佛重新搬了一次家,接下来的两三周里我都在重新整理,不再需要的东西理出来,从前没有合理收纳的物件重新摆放,很是忙了一阵。

除了收拾物件,也要收拾心情。这次离开那么久,初衷是休息,缓解一下疫情之下的疲惫不堪。他的行动力很强,在疫情中意识到了职业危机,立马行动了起来并做出了改变。我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仍然在迷茫和犹豫不决中,行动力也不强,未来不知何去何从。回来之后一直在忙着眼前的事,忙着收拾家里,采购需要的物品,忙得脚不沾地,没有去想长远的计划,不想反倒没有什么焦虑。每天晚上孩子睡后,他会问我今天一天过得怎么样,我一般会回答“很好啊!”具体一点说,不是那种每天欢呼雀跃的好,也没有心情触底的坏,就是很平静很平淡没有太多波澜,大多数时候很满足,一天早八晚四带八小时的孩子也带得很顺手了。相比以前的大起大伏,这已经是很好的一种状态。

不过还是不能安于此,人回归了,心情回归了平静,但还是要有远方的目标,人生还有五十年要走呢。

日常

日常丨结婚四年纪念

5月20日从墨尔本回到美国的家后就一直在忙,他忙着为孩子联系日托,我忙着收拾凌乱的家,每天收拾不完。到五月底,有天他说:“哎呀,我们把结婚纪念日都给忘了!”

我:“对哦,我俩都给忙忘记了。”

“四周年快乐!” 他走上来给我一个拥抱。

“我还得在这个婚姻里呆多久啊?” 我开玩笑说。

“你想怎么庆祝?”他问。

还能怎么庆祝,疫情之下,疫苗第二针还没打,也不能出远门玩,就只能吃一顿好的来庆祝了。在中餐馆点了大盘鸡,回锅肉,孜然羊肉,他去取餐。等到晚八点孩子终于睡了,我俩才能坐下来一起吃顿庆祝餐,菜都已经放凉了。又有一阵子没有这样坐下一起吃饭了。三个菜每个都很不错,但如果大盘鸡更入味一点就好了。

吃完他问要不要一起看部电影,我俩窝在沙发上,我吃着洗好的樱桃,两人在网飞上找片子,决定看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乍一看是一部严肃的片子,但电影里呈现的Abbie Hoffman很有幽默感,制造了片子大部分荒诞的笑点,结尾处老法官气急败坏用锤子敲桌维持法庭秩序也很滑稽。

结婚四年了,生活里有不少温情,两人相处融洽,孩子也很可爱,但在内心最最最深处仍然有“我竟然结婚生育了没过上我当初想象的独立单身女性生活我好失败”这样的灰暗想法,当我看到那些有事业的独身女性,心里还是羡慕的。所以说我还是没太能自洽,活得有些矛盾。

总结

总结丨荒废的四月五月

回到家收拾忙碌的十几天里,五月就这么结束了,六月就这样来临,一年的一半又要过完。回望四月和五月,日常事项打卡频次断崖式下跌,四月时做得不好,设定的计划大部分没完成,于是五月干脆就撒手没设目标和计划。四月的借口是电脑键盘出问题于是没继续学习编程,锻炼伤到脖子所以没有继续锻炼,五月的借口是要走了得抓紧时间多吃多逛多玩,唯一坚持得不错的是钢琴,主要是对学琴的兴趣始终高于其他,并且因为每周上课要给老师交差,所以也保持至少每天练琴半小时的频次。总之人要是不求上进不努力,借口总是随手拈来。

六月不能再这样废下去,得建立新的routine,固定起床和睡觉的时间,重回锻炼,编程学习,找工作,写作,看书,继续保持练琴热度。

具体如下:

作息:七点起床,锻炼;十一点前睡觉,睡前读半小时书。

锻炼:重回锻炼,可以从每天30分钟的普拉提开始。

编程:继续Angela Yu的课。

工作:六月至少新投三份简历,探索一些做零工和做志愿者的机会。

写作:推进coursera上写回忆录的网课,继续读如何写回忆录的书。

看书:每天读书半小时,慢慢读完房间里书架上已有的书。

练琴:在现有练琴的基础上,加强音乐理论的学习,读那本音乐理论的书。

行动起来!

日常

日常丨第三个母亲节

这是我过的第三个母亲节,第一个母亲节时我还大着肚子,第二个母亲节在疫情中度过,已经不记得头两次节日具体怎么庆祝的。问了伴侣,他回忆说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可能就是出去吃了顿好吃的,去年母亲节他独自带了一天孩子,让我休息了一整天(平时我俩育儿差不多是四六开)。日子过得寻常普通,记性也不如以前好,如果不记录一下,真的留不下什么痕迹。

我的伴侣比我更重视各种特殊的日子。这周日才是母亲节,周五的时候他就问我想怎么过,说可以像去年那样,孩子交给他,我自己想干嘛都行。周五这天我已独自出门在外浪了一天,所以这次母亲节我想和家人孩子一起过。几个人在周五晚商量了下,决定第二天去墨尔本东郊的Dandenong Market。

周六天气比预期的好,本以为要下雨,但老天开恩继续晴了一上午。孩子也很配合,没有耍性子,比较好带。四年前来墨尔本时逛过这个市场,除了记得吃了果酱甜甜圈,其他的都不太记得。这次来逛更加留心些,心与身同在,用心观察,仔细记录。

恰逢周末,来赶集的人很多,人群也比靠近市中心的其他几个市场的人群更多样化,有更多的少数族裔面孔。入口的一大片是个巴扎,货品摊上卖的是非食品类的生活类小商品,衣鞋帽包,一次性餐具,玩具,手机壳。商品看起来应该都是从义乌来的。上次婆婆带我来买了双ugg的雪地靴送我,那双靴子后来粘了雪水,干了之后表皮变皱缩水穿不下,我只好舍弃,这次也没想着再买。巴扎区没有什么需要买的,我速速穿过直奔最爱的食品区。

食品区有小吃摊,蔬果区,肉类海鲜区。一进去我就立马被小吃摊吸引了,先去果酱甜甜圈小摊买了三个甜甜圈,上次吃觉得很不错,这次却觉得太甜了,糖粉撒太多。接着我在一排小吃摊前左看看右看看,有土耳其,越南,菲律宾,斯里兰卡,印度小吃,我晃了一圈,决定吃之前吃过一次的土耳其带馅煎饼,叫gozelme, 跟我们的韭菜盒子很像,不过里面夹的是蘑菇和鸡肉,或是菠菜和奶酪之类的,我让摊主给馅料里多加了些辣椒面。薄薄的方形面饼口袋在油锅上一煎,趁热吃,外脆里软,馅料味道层次丰富,这个饼我已经是第三次吃,还没有吃腻,有机会也想自己在家复制一下。

然后我又买了一串菲律宾烤鸡串尝了尝,口味偏甜,但并未甜到爆炸,边角焦脆,中间很嫩,好吃!吃了一串还不够,我又去买了越南烤鸡串,咸口的,也好吃!一堆美食下肚,我的胃满意及了,本还想尝尝菲律宾甜点芋头饼,后来逛了一圈回来忘了就没买。

吃饱了我继续在市场里晃悠消食,蔬果区人最多,看了下价格,确实比去过的其他几个市场便宜一些,买了孩子爱吃的几盒草莓,几个牛油果。不需要买肉所以也没看生鲜区。

吃饱逛足后我们离开了市场,我问公公一个商厦上的Daiso是什么店?我隐约在网上看一位象友提过这个店,但是记不太清了。公公说是日本的一家连锁店,我一听是日系店,就想进去看看。把孩子交给家人,我进去逛了15分钟,里面小件商品特别多,大多是生活用品,也有我喜欢的碗,在碗架前流连了很久,什么都想要,最后挑了一个碗,3.8澳元。

这个母亲节就在逛吃逛中过完啦,当妈妈两年了,我还是很喜欢当妈妈这件事的,虽说要操心的事情很多也很繁琐,但能通过小孩的眼睛重新感受世界的新奇,和小孩建立亲密的联结,这于我都是很珍贵的。

读书

读书丨All You Can Ever Know by Nicole Chung

亚特兰大枪击案发生之后,我读到了Nicole Chung写的一篇文章https://time.com/5948949/anti-asian-racism-white-adoptive-family/

讲的是她的白人养父母和的她亚裔身份,以及由此引发的对仇恨亚裔的思考。文章里提到了她自己写的一本自传,讲她被收养以及寻找亲生父母的过程。因为一直对收养这个话题有兴趣,我立马去图书馆借了来看。

我一直关注的是国际收养,看过不少中国被弃女婴被收养到美国的故事,谷歌和油管上搜一搜就能找到很多这类故事。作者是从美国国内收养的,亲生父母是从韩国来的第一代移民,经营一家小店。她被收养的经历和国际收养不太一样,手续看起来要简单很多,养父母似乎也没有付高额的费用。尽管国内国际收养的流程和复杂程度不同,但被收养的孩子成长经历中的挣扎却大同小异。人们普遍认为被收养的孩子很幸运,但作者却写了她的挣扎,让人们真正去了解被收养的儿童所经历的痛苦。

第一重挣扎:我的亲生父母为何不要我?

这个应该是所有被收养的孩子会问的问题。被遗弃是令人痛苦的残酷真相,养父母们为了不让孩子伤心,都会告诉孩子她们的亲生父母其实很爱他们,但他们为了孩子有更好的生活不得不放弃他们。作者也是听着这样的叙述长大的。当她去研究自己的身世,找到当初的各方时,发现的是几个不同版本的说法。据当初负责联系她亲生父母的社工猜测,她的生父母已经有两个女儿,可能是想要一个男孩,所以才把又是女孩且早产带病的她放弃了;而作者的生母又是一个说法,说她自己是非常想留下孩子的,但作者的生父要把孩子送走,但她并未解释生父为何要送走她,并且作者似乎不太情愿和生母通话,也没有继续追问;作者的生父的说法是她妈妈脾气差,总是打孩子,他觉得这个刚出生的女儿不能给这样的母亲养大。最后作者似乎是相信了生父这边的说辞,她跟生父达成了和解,并和生父因为对文字和知识的爱好建立了很多联系,同时和与在生父身边长大的二姐来往密切。

作者后来和生母完全没有联系,对生母的了解也都来自同父异母的大姐和亲生二姐的二手资料,她并没有说太多为何不想联系生母。我作为旁观的读者,会觉得作者这样对生母不太公平,完全没有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当然我不是作者,无法代入她的感受,她不联系生母肯定有她不太方便说的理由。

第二重挣扎:我是韩国人还是白人?

少数族裔的孩子被白人养父母收养,生活在白人占大多数的社区,多少会有身份危机。作者说到她小时候很希望能在学校在社区认识其他亚裔,希望看到和她长她像的人群,那样她的存在才不会太突兀。生活在一个很白的社区,她在学校里遭受了不少欺凌,有白人女孩跑上来问她的阴道是不是真的长得不一样,这样的问题即使是无心,也充满了恶意。这些问题全都是microagression,专门针对少数族裔,大多时候人们默默忍受这类问题带来的不适,但好在现在少数族裔也知道要反击,要怼回去。我想了想可以怼回去的答案,比如:

“比一比才知道是不是不一样嘛!先给我看看你俩的长啥样,然后我再告诉你们我的是不是不一样。”

尽管挣扎很多,作者的结局算是好的,跟原生家庭的几个成员重新建立了联系,重塑了那部分充满疑问的自我。

可能因为我对收养的话题比较熟悉了,所以这本书并未让我觉得惊艳,大部分笔墨在个人经历,把前因后果讲清楚了,算是一个合格的故事。本书还稍微涉及了一点收养这个普遍的社会现象,摘录了一些被收养的孩子对收养这件事的看法,想深度了解收养话题可以去看学术论文,相关研究现在也很多了。

成长

成长日记丨学说话的小孩 (02)

因为美国的疫情,小孩在2020年的一年都闷在家里,没有什么社交刺激,语言输入主要靠我跟她读童书,以及我和她爸爸的对话。在澳洲的这几个月里,家里多了爷爷奶奶跟她说话,孩子每天能出门玩,见到其他的孩子,接触新的环境。现在还有几个月满两岁,这段时间她的语言飞速发展。

因为疫情一直呆在家,我也没怎么见过别的同龄的孩子的语言发展情况,在澳洲这段时间带孩子出去玩,观察其他同龄孩子时,发现她的语言能力确实相对发展得很快。她非常爱讲话,一天到晚嘴里都念念叨叨的,在儿童游乐场玩时,别的父母见到她,首先注意到的也是她的语言能力,总是评价说:“这个孩子好爱讲话!” 我和孩子爸爸一致认为小孩遗传了她奶奶爱讲话的特性。某天我在家随机测量了一下,发现她在一分钟里能说40多个词,还是很惊人的。

之前她已经能够指出物品并叫出对应的名字,现在接触了更多的人,事,和物,词汇量又扩展了一些,并且能开始说短语和简短的句子。

字母:能识别并说出A-Z的26个字母,之前E和F分不太清,现在能弄清楚了。

数字:能识别并说出0-9的数字。

食物:plum, kiwi, pear, papaya, mellon, apple, banana, blueberry, strawberry, mandarin, grapes; 

rice, millet, oats, Weet-bix, bread, noodles, pizza;

water, milk, soy milk, tea, yogurt, butter;

tofu, chicken, meat, egg;

corn, mushroom, cauliflower, broccoli, tomato, potato, avocado;

pistachio, cashew, sultana, cookies, lollipop;

动物:bird, magpie, peacock, turkey, ostrich, quail, duck, flamingo, cockatoo, kookaburra, parrot, owl;

cat, dog, rabbit, bunny, sheep, fox, horse, mouse, teddy bear, hippo, monkey, lion, tiger,unicorn, leopard, panda;

seal, starfish, frog, turtle, fish, shark, dolphin;

bee, worm, ant, beetle, butterfly;

kangaroo, wombat, bilby, stingray, koala, cassowary, echidna, emu, lizard;

植物:flower, dandelion, daisy, tree, leaves

其他名词:piano, music, phone, pen, paper, books, ball, piece, sock, pants, shoe, jacket, clothes, nappy, box, letters, moon, eyes, nose, foot, man, door, towel, shadow, light, window, home, bottle, hat, spoon, Kindle, night, hairband, bib, riser, monster, potty, poop, pee, dada, mama, baby, shampoo, helicopter, noise, bye;

动词:hug, cuddle, walk, run, eat, read, drink, kiss, hurt, kick;

形容词:prickly, hot, tight, withered, easy, dirty 

会说两三个词的短语,比如:eat butter, drink water, kiss mama, open door, do poo poo, shoes on/off, water down, pink cat, mama shoes, dada shoes, tennis shoes, the other shoe, monkey song, humpty dumpty, head shoulders, give me the x, I know.  

能听懂简短的问题并回答,并能自问自答,比如:

Where are we? Home./We are home. 

How many?

What happened?

一些单词比以前说得更完整和清楚了,比如dolphin这个词,她以前只会说phin这一部分,而且会说成hin,但现在能说dolphin;music这个词她以前一直用ish来指代,现在也知道说music了。r这个音仍然发不太准,发出来是w的音,所以rabbit是wabbit,run是wun,但是read里面的r却能发得清楚。

读过的童书她能重复一两句里面的内容,读的最多的是Dr. Seuss, 不少熟悉的词汇都来自他的书。她会说hop on pop, ten apples, the shape of me, 等等。

中文的进展要慢一些,我在她一岁多的时候才决定和她多讲中文,她现在能听懂我用中文说的大部分内容,能说一些简单的词,但发音还不是太标准。

能说的中文词包括:桔子,豆腐,玉米,蘑菇,木瓜,西瓜,青菜,面包,大象,猫,衣服,皮球,太阳,牙刷,袜子,裤子,鞋子,妈妈爱你,抱一下妈妈,抱一下爸爸,吃饭。

中文的输入还是不太够,我还是得坚持跟她讲中文,并搜集更多好的中文童书读给她听,以后至少要能听懂能说,至于中文读写,就看之后她和我有没有时间投入了。

最后,因为孩子跟爷爷奶奶在一起,还学会了一点点爷爷奶奶的母语,这一点点输入应该长久不了,如果爷爷奶奶能坚持跟她用母语讲话,说不定也能多学那么一点儿。

Uncategorized 读书

读书丨Permanent Record

棱镜计划被斯诺登抖出来的时候,我并没有跟进细节,但斯诺登的那张脸想必大家都熟悉了。他长着一张挺典型的宅男极客脸,此书中他对自己的刻画也部分符合极客刻板印象:电脑技术高超,爱电玩,爱日本文化,等等。

不过他可不是普普通通埋头搞技术不关心世事的极客,从书中描述来看他心中还有一些理想主义,有很多不可破坏的原则。这本回忆录描画了一个更丰富立体的人,看点很多:小时候在父亲的引导下爱上计算机并痴迷,在学校找系统漏洞为自己减轻无聊没必要的学业任务,因爱国之心参军又跑出来,年纪轻轻就为CIA和NSA这样的机密部门工作,以及后来走上吹哨人的道路。

他花了很多笔墨写自己对一些大问题的思考,包括公民基础技术知识的缺乏,公民的数据隐私,数据的归属权,政府的角色,“泄密”这个词的定义以及法条应该如何更好地保护吹哨人。这些思考,外加他个人的成长背景,能很好地帮读者理解他为什么走上了“泄露国家政府机密”这条路,又是如何在技术上实施“窃取”数据并将它交到可信的记者手上。中间的曲折过程,可能比那些好莱坞谍战片还要刺激,比如他把藏着数据的微型储存卡藏在嘴里避过安检,在夏威夷岛每天开着车出去黑别人的无线网络来用,以防追踪。现实里美国政府干的那些烂事也比好莱坞电影里要糟无数倍,电影不管怎么样那都只是电影,现实里政府大规模侵犯公民的权利,后果那是实实在在可预见的。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不容易,他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甚至因为思想斗争的负荷出现了躯体化反应,不得不减少工作量休养身体。

本书整套叙述看下来,我甚至觉得斯诺登有点像被命运拣选出来的吹哨人,因为他具备了一切条件:足够聪明,快速了解了机密政府部门的运作机制;计算机水平够高超,能在技术层面实现数据“窃取”;够年轻还没有被生活锤到很犬儒;以及家人尤其是女朋友对他的不离不弃。

吹哨这么多年后,他还活着,创办了非营利性组织,他提出的保障数据安全和隐私的加密技术也大大普及了。这真的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全球每一个公民都应该感谢他。想想我们的吹哨人李文亮,命运和斯诺登完全不同,希望全球的人们也能记得他。

书中其他一些让我印象深刻的细节:

  1. 政府部门很多工作其实都已经外包了,因为外包的话政府就不用支出医保和福利。(但这其实是一种变相压榨吧?)
  2. 机密部门内部级别高的技术人员能查到任何普通人的数据,于是有(男)技术人员秘密cyberstalk自己感兴趣的女性,并在内部分享和流传她们的私密照片。(恶臭男们聚在一起就干这种龌龊的事情)
  3. 08年一波经济危机过后贫富分化更严重了,斯诺登说每一次大的世界危机后有钱人都能从中获益变得更有钱。(于是我想到了新冠,不知道又让有钱人的钱包鼓了多少倍,让穷人更没法活下去)。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